【沈夏】天阶问九重(3)

本来想写完这章再发过来不过估计短期内是坑了【。


第三章  伤鸟有弦惊不定,卧龙无水动应难


铅英殿靠近昆玉池,淑妃亡故后便空了下来,到了冬日更是少有人从附近经过。

圣元帝的辇驾从江贵妃宫中出来,走到一半忽然心念一动,吩咐绕道昆玉池。

宫道上的积雪被宫人扫到了两边,露出青灰色带着湿意的砖石路面,辇驾绕过翠微亭,冬日的冷风从昆玉池上吹过来,扑面只觉寒意料峭。

内侍高吕随侍多年,猜想圣元帝是想起了淑妃,因此一路带着辇驾往铅英殿方向而去。

“停下来。”原本撑着额头的圣元帝突然开口。

跟在辇驾一边的内侍高吕忙上前问道:“陛下有何吩咐?”

圣元帝却久久未答话,...

 

【沈夏】夜深忽梦少年事(《双王之王》guest)

吾生尚浅何足安?

奇异的是,常有一景盘桓不去。

天地之大,也只一隅。梦醒明月入我怀。...


 

【沈夏】天阶问九重(2)

第二章  不恨天涯行役苦,明日客程还几许


这日是难得的好天气,清晨的阳光柔和地落在屋檐上,将渐渐融化的冰柱照得晶莹剔透,在廊下折射出一道斑斓的重影。

修养了这数十日,夏夷则的伤势已于行动无碍。他在屋子里找到了自己的那柄剑,负在身后,出了大门遥遥望向驿馆的另一边,脚步便顿了片刻。

他想这一生他似乎总是奔走在路途上,小时候是从长安去往遥远的太华,再从太华回到皇宫,后来母妃死了,他便开始逃亡,等到师门终于站出来庇护他时,他却已经选择了另一条不归路,而这条路上没有花香四溢或是阳春白雪,只有悬崖绝壁白骨累累。

他想起九死一生时抓住的那片衣角,想起那日幽幽绽放的红梅,想起梦...

 

【沈夏】天阶问九重(1)

第一章  江头未是风波恶 别有人间行路难


弯月似钩,冷风如刀。

飞雪团团如絮,落下却悄无声息,一辆马车自山道上不快不慢的驶来,马蹄车轮碾碎了沿路的冰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也就显得四下越发不同寻常的安静。

驾着马车的人带着面具,几乎遮去大半边脸,嘴唇紧抿,仿佛因这地冻天寒而有些发青,但握住缰绳的手始终稳定而有力。

突然之间,一声长长的剑吟撕裂了山道之间的沉闷。面具之下的神色微微一凛,猛地勒住了车马,一手已经搭住腰间的唐刀。

“初七,怎么回事?”

马车里的声音低沉醇厚,不慌不忙,就好像无论发生什么,也不会让那声音更高一分,更急一分。

纵...

 

© 汉广泳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