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策/吕范】玉棋子

粮食向,背景有一点点扭三设定。

他俩逼格太高,我太文盲,只憋出一半,以后有想法再改好了= -

 

 

刘备刚到建业时,来迎接他的是彭泽太守吕范。

刘备此次前来,是为孙刘两家联姻,私下不免探问:“不知孙小姐性情如何?”

吕范看他一眼,淡淡答道:“孙小姐才捷刚猛,不让须眉。”

刘备笑道:“如此说来,似是随其兄长吴侯性情?”

吕范想了一想,却道:“颇有讨逆将军之风。”

刘备“哦”了一声,随口接了一句,“我与讨逆将军早年倒是有过一面之缘,只可惜未及深交。”

话语里倒似乎有些遗憾。

吕范有些诧异:“皇叔见过讨逆将军?”

刘备细想了会儿方缓缓答道:“是见过,说起来还是在诸侯会盟讨董卓之前,在袁术军中见过。只是当时讨逆将军年岁尚小,又行色匆匆,并无交谈。”

吕范沉默片刻,笑了笑:“原来如此。”

刘备也笑:“算算也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了。”

 

吕范安置好了刘备,便去面见孙权。

吕范到的时候,孙权正在看信,吕范将刘备一行人的情况与孙权说了,孙权却没接话,将手中信笺递了过来,“方才公瑾来信,子衡你也看看。”

吕范于是接过细看。

“公瑾在信中说,刘备以袅雄之姿,而有关张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人下者。要我将他扣留下来,以驱关张二将。子衡以为如何?”

吕范答道,“范以为公瑾所言极是。刘备如今已领荆州牧,不同往日,必不安于荆州四郡,迟早为江东大患,主公不如趁此良机,早做打算。”

孙权沉吟良久,方缓缓道:“兹事体大,还需从长计议。”

吕范还想再说什么,孙权却扬手打断了他的话,“孤已将下令将东府拨给刘备,子衡先替孤好生招待,莫要怠慢。”

“是。”

吕范领命,便行告退。

 

次日,吕范便带了人去东府准备。

孙策在世时,曾在东府住过一段时日,自他故后,东府便闲置下来,如今自是要重新布置。下人不敢怠慢,将故讨逆将军的旧时杂物一应收拾出来,搬到别院。

吕范眼尖,瞅到角落处堆放着一张棋案与两盒棋子,忍不住上前,打开棋盒,拣起一枚棋子细看。

随吕范而来的主簿听他低声叹息,神色郁郁,凑上前也看了一眼,瞧不出那棋子是什么材质做的,只是拈在那修长指间,晶莹透光,极是清雅绝伦,便道:“听闻讨逆将军棋艺颇精,生前最爱与吕将军对弈。”

吕范将那棋子放回盒中,侧过头微微一笑,低声道:“这两盒棋子,是我从前献赠与讨逆将军的。”

那名主簿有些惊讶,仔细看去,这才发现那两盒棋子竟都是以玉石雕成。虽然吕范用度奢华并非什么新鲜事,但这样的宝贝,也实在是罕见了。

这两日提起孙策的频率着实有些高,吕范恹恹的想着,将那两盒棋子收起来。神情怃然,像是陷入一种悠远回忆。

 

倘若细究起来,吕范与孙策最初其实算是以棋会友。那时孙策尚年少,还在袁术帐中任事,他们便是在寿春相识。

许多人说,观人下棋,便能知人性情,孙策自然也不例外。

孙策下棋,乍看过去,像是一味猛攻拼杀,待要细细琢磨,方觉其中排兵布阵大有意味,常出妙手,封死对方棋路,不战而屈人之兵。等到对方棋子成一盘死水,便是不出杀招,对手也早已溃不成军。

吕范却是厚实行棋,稳中求胜,以致最初与孙策对弈,往往被他杀得措手不及。幸而他棋感机敏,熟悉了孙策棋路之后,也偶有胜局,但到底还是胜少败多。

至于后来他带着百余门客委于孙策手下,不避危难,不计生死,也很难说是否因为见棋如人,便就此认定孙策是明主,必能成就大业。

而孙策或许也是就此觉得他行事沉稳,常托以重任,比如,请他往曲阿迎吴夫人与幼弟幼妹。

 

那次的凶险,并不下于后来亲临战场敌阵之中。

陶谦对孙策早生忌惮,又不知听了何人所言,认定吕范必是袁术内应,吕范刚到曲阿,各县便张贴出了捉拿他的缉捕令。他一时想不到其他法子,只能命门客接应,先将吴夫人一众救出,自己却领着另一拨人在陶谦眼皮子底下晃,让陶谦手下跟着他绕了一大圈。后来虽然侥幸逃脱,却也受伤不轻。

孙策本是在军营中,听说吕范带伤回来,未及换下甲胄便匆匆赶来看他。

吕范记得那时已经入冬,下过一场大雪,十分寒冷,他因为受伤缘故,更是畏冷,屋子里的火盆从没断过。

孙策从外面进来,房门开合之间涌进一阵冷风,一身甲胄也带着凛冽寒意。奇怪的是,他看着孙策噙着笑意走过来,竟并不觉得那风有多冷,似乎就连身上的伤口也没那么痛了。

孙策坐在榻旁,半俯下身来问他伤势,眉宇之间的关切毫无掩饰。

吕范自是说道不过小伤而已,无需挂怀。

孙策却叹了一口气,良久以后,搭住吕范的手,低声道:“子衡到底是因我而身陷险境,他日同舟涉海,定不负卿。”

吕范自觉并不是个轻易便会被打动的人,但孙策看向他时眉眼沉毅,目光诚挚非常,竟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会儿因是白日,屋内并未燃烛,只有雪光隔着窗纸透进来,衬得孙策的轮廓如同浓墨重彩画出来的一般。

吕范反手握住孙策,心中微微一动。

他伤病在身,不宜久谈,孙策只坐了片刻,让他好生静养,便起身离去。四周渐渐安静下来,没有一丝响动,除了窗外隐约的风声。

 

孙策那句话,吕范记了很久。

孙策横扫江东后,声势大震,但在军中有闲暇时依旧喜欢同他手谈一局。名为下棋,其实也是借此讨论军中要务。

有一回他二人对弈,吕范借机提出愿自领都督,整肃军纪,孙策颇为惊讶,“子衡乃是士大夫,手下又有众多将士,立功于外,怎可用这些军中这些琐碎小事来委屈子衡?”

吕范却是一笑:“将军可还记得从前说过的话?范如今追随将军,便如同舟涉海,一事不牢,俱受其败。虽是小职琐事,关系却大,何况——这并非只是将军之事。”

孙策忍不住笑了起来,放下手中棋子,颇有些无可奈何,只得由他去。

为了那一句“同舟涉海”,吕范所做的又何止这些。

 

往事纷杂,这两盒棋子究竟是何时送给孙策的,吕范一时之间竟有些想不起来了。

他走出东府,看到夕阳明丽,晚风和暖。

哦,那一日天色也是如此,晚霞斑斓多彩,天空由远及近的从海棠红染成厚重的灰紫,再变成群青色。

他和孙策坐在亭子里里,玉石棋子映着橘色的夕晖,敲在青黛色的棋盘上。

那局棋不过布了四十三手。

但吕范想,想来这天下九州,南北纵横,棋局便在孙策心中。

那残局续与不续,也便不再紧要了。

 

——END——


评论
热度(34)

© 汉广泳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