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you keep a secret

么么哒!就是我说,躲在床底下居然不偷听到更多内容简直不科学!按回去好吗!【喂



毒品调查科防弹背心:

警告:RPS!!!

说明:所有内容都是瞎编。

 @迦陵频伽_karavika 生日快乐


有好多妹子说,自从萌了这个CP这个CP就没有发过糖,但是萌冷CP就要拿出书记这样的气势:老子就是他们的糖!


说完了,再次警告,是RPS!!!

----------------------------------------------------




Can you keep a secret

 

 

 

我庄严宣誓在此所见所闻的所有一切未经当事人及相关利益人许可不会被第四人知晓。

 

(所以我庄严宣誓以下内容都是瞎编。)

 

 

 

 

明明已经入春,江南却偏偏降温了。

正该桃红柳绿的时节,巷子里只有一片凄风冷雨。

但粉丝们的热情丝毫不会被天气影响。年轻的女孩子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低语,时而绽放一阵灿烂的笑。她们中间性子急的几个时常踮脚望向黑瓦白墙的宅子,里面正隐隐传出纷杂的人声。

 

“好了好了,你们快进来吧。”

门终于打开了,场务面色和善,朝她们招手。

师父穿着长衫,握着一卷台本正在背台词,听到她们的尖叫,笑着抬起了头。

“辛苦你们了。”

他总是这样和善,连体贴都得体的不会让人有任何不适。女孩子们带了当季的草莓,还有好多零食点心,红着脸塞给他身边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似乎是新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香港同胞不适应乍冷的天气,穿的严严实实,比明星师父还要低调和隐秘,除了羽绒大衣还带着口罩太阳镜,鸭舌帽歪歪的扣在头顶。他接过整箱草莓,又提着两个装满零食的篮子,师父好心的扶了扶他的手臂,看着他把东西搬进屋里。

师父今天的戏很忙,要拍整天,女孩子们都是多年忠实粉丝,看着师父费力的用普通话读一长段一长段的台词,一个个心都是疼的。

正好是中饭点,幸运的粉丝还拿到了剧组的盒饭,食物的味道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对着师父,吃什么都很香。

场务告诉她们,师父下午还有几场戏,一直到晚上都不能休息,粉丝们体贴的早早告辞,临走师父送她们出门,还和她们一一合影。

 

“走了吗?”

一场戏拍完,师父回屋,里屋探出个人头,小声问道。

“走了。”

他也长出一口气,坐在藤椅上。

里面的人跑出来,怀里抱着个豹纹暖包,跑到他身边,放在他手里。

“好彩你的粉丝都这么体贴,要是跟你一天,我恐怕走不出去了。”

年轻助理说着摘了太阳镜和口罩,露出弯弯的嘴角,和好看的眼睛。

“你也是胡闹。”

师父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

“招呼也不打,就跑过来,剧组那边怎么说?”

“那离的近嘛,我上午没戏,晚上才有,这么近,难道不来看看你?”

年轻人笑嘻嘻的,蹲在他身边,捏肩膀捏手臂。

“来可以,总要准备准备,你看,现在连吃的都没有。”

师父知道他喜欢吃江南小吃,之前每次有机会都带他去些地道小店,但拍戏现场只有盒饭,现在让助理去买也来不及。

“我来看你,又不是来吃。”

年轻人在他脖颈上捏了几下,笑着问:

“师父,打戏还行不行啊?”

“臭小子,”师父故意瞪起眼睛,“师父不行,谁行?”

“而且,”他看着里屋桌子上摆开的一摊,在他嘴角上抹了一下,“你还不是没停过嘴。”

年轻人作势要咬他,师父收回手,上面有些饼干屑。

“好吃吗?”

他认真的问。

“好吃哦。”

年轻人使劲点头:

“我的粉丝也给我做的,下次我也带给你。”

“不用了。”

师父闭上眼睛,他进屋本来要休息,但是见到他,说话还嫌时间太短,哪里有什么休息。

“很好吃的,我的粉丝呐,手又巧,人又美,嗲的来……”

年轻人故意拉长声音,他们本来就压低了声音说话,现在他的语气更是柔软,像是麦芽糖,扯的又长又甜,师父闭着眼睛也忍不住笑。

“是啊是啊,因为你人美嘛,所以粉丝也美,好了吧。”

“当然啦。”

年轻人毫不客气的收下褒奖,抓着他的胳膊摇晃。

“草莓你吃不吃,我去洗?”

“你要吃就让助理去,你不要出去了,待会人少些就赶紧回去。”

“好像我来你并没有开心。”

师父感觉他的从身边站起来,语气里也多了些不愿意,他也不睁开眼睛,只是眯起一条缝,看到他抱着手臂背对着椅子站着。

“过来。”

他伸出一只手。

没有反应。

“来啊。”

他加了点笑意。

“不来。”

否定也是反应,师父笑着拉住他垂落在腿边的手。

“这么冷,也不多穿点,生病怎么办。”

他总是能哄好他的,师父眼中就是这样的自信。

“生病就病咯,大陆的医生也很好,去吊水,吃药,还能怎么办。”

年轻人被他拉着,明明声音已经软了,身板还挺直着。

“吊水了我怎么去看你,去医院啊?也像你一样口罩眼镜?”

“你会来看我吗?”

年轻人的声音一下子开了几朵花,结了桃子,流下蜜来。

“看时间啦,”师父拉着他坐在自己的躺椅上,“之前那么远我都特地去看你,现在你都说离的近,也许哪天我就去找你吃汤包呢。”

“好啊好啊,”年轻人的手冷,师父拉着他和自己的一起塞在暖包里,他身子朝他倾了倾,“我拍戏的超市旁边,有个汤包,特别好吃,都是本地人去,不是本地人找不到的,你来,我带你去。”

“嗯,好。”

师父看着他笑,好像他笑了,就已经是最重要的事情。

 

之后师父出去拍下一场,年轻人在房里拆了所有的礼物,师父让他这样做,还告诉他喜欢什么都可以带走。

等师父回来,他已经换好了最初那副神秘助理的装扮。

“怎么这就要走了?”

师父有些意外,他刚刚说晚上才回去,现在离晚上还早。

“刚来了电话,有场戏提前两个小时,我要回去了。”

年轻人笑盈盈的,他是个好演员,想演什么情绪就可以演什么情绪,即使刚刚他接到电话的时候脸上明显全是失落和不高兴,现在他仍然听起来就是笑着的。

“那路上注意安全,叫小王开车别着急,很近,来得及的。”

师父也只是笑,看着他手里的东西。

“就这些你喜欢?”

他挑眉问。

“不是啊,”年轻人耸耸肩,回头看着桌上的一堆满是心意的礼物,“人家送你的,你也要尝尝啊。”

“好,我尝。”

师父拉着他的手,走进内堂,在桌前坐下。

上面有手工曲奇,蛋糕,糖果,他知道他喜欢吃蔓越莓曲奇,一大包打开了,师父拿起一块。

“给我拍张照片。”

他笑着对他说。

“啊?”

年轻人放下手里的东西,掏出手机。

师父在一块饼干上咬了下去。

“嗯,好吃,比香港那家做的也不差。”

他比了个赞,年轻人照了下来。

“好了,照片发我吧。”

讯息叮咚作响,师父存好照片,在手机上按了些字。

“都拿走吧。”

他把曲奇包好,和他挑的其他几件零食放在一起,塞给他。

“小妹妹们的心意我领了,我的心意你也领了吧。”

他笑着对他说。

年轻人愣了一下,勾着他的脖子抱住他。

“师父,多谢你。”

江南所有的桃花,瞬间都开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

 

 

等他们走了,我才从床底下爬出来。

今天是我做场务的第一天,组长让我到里屋找他之前不知道掉在哪里的一颗有师父签名的高尔夫球,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我在床底下找到了球,可是,现在球上的签名都被我手心的汗浓糊了。

要不要找师父重新签一个呢……他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

而且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不过放心,我可是签过保密协议的。

 

 

 

 

 

 

 




评论(8)
热度(23)
  1. 汉广泳思missloro 转载了此文字
    么么哒!就是我说,躲在床底下居然不偷听到更多内容简直不科学!按回去好吗!【喂

© 汉广泳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