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onator

虽然对于两个活着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来说死在一起也是HE【现在对HE的要求也是蛮低的…………】,但是这种鬼打墙的设定就一定是你精神不好了………………



毒品调查科防弹背心:

原作:雷霆扫毒,潜行狙击

配对:向荣,苏星柏

分级:R

简介:向荣找不到引爆装置,他们被炸死一次又一次【这样说好搞笑的有没有

 @汉广泳思 我心力交瘁了








电子钟上的时间安静而坚定的一秒一秒减少,向荣额头上渗出了汗。

拆掉这个炸弹,他还有三分钟。

大厦里的人已经疏散的差不多,耳机里是拆弹组高级督察的声音:

“向sir,你要找到引爆装置。”

 

这他妈的他当然知道,但那该死的引爆装置到底在哪里?

向荣额角的汗水落到眼睛里,显示屏上绿色的数字模糊了一下。

“Gordon……”炸弹后面的人说了话,声音不大,但足够向荣听出里面所有隐情,“你也走吧……”

他抬起头看着他,苏星柏的眼睛亮的惊人,好像如果看的时间够长,他所有的感情都能从那双眼睛里读出来。

“我不会走的,”还有两分钟,向荣抱住他,让他的头埋在自己的手臂和胸膛间,“Michael,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嗯,”苏星柏的手臂被装有炸弹的背心束缚着,他不敢抬手回抱他,或者推开他,只能在他胸口闷闷的说,“但我还是给你惹了麻烦……”

向荣亲吻他的头发,抬起他的脸亲吻他的嘴唇。一个吻,时间过去六十秒,但他们都觉得还不够。

“那如果给你重新选,你会不会选择不惹这个麻烦?”

他放开他,问着早就知道答案的问题。

还有十秒,向荣看得到显示屏上的数字,九,八,七。

“不会。”

苏星柏笑眯眯的说。

六,五,四。

向荣搂紧他。

 

“Michael,不要怕。”

三,二。

“我不怕。”

他在他怀里轻轻的回答。

 

一 。

 

***

 

早上起床的时候向荣拉住了苏星柏,他不肯定他有没有挣扎,也许有,但在床上,这种程度的挣扎更像是调情。

他用吻就能留住他,加上手臂,向荣把他圈在自己的世界里。

“今天我们放假吧。”

吻从他乱糟糟的发顶开始,到他还没完全清醒的眼睛。苏星柏笑着躲闪他,却扭来扭去也逃不出他笼罩的范围。

“有口气。”

最终他吸吮他的舌尖时,他含糊的说。

向荣咬了他一口,像是要把他所有的抱怨和抗拒都咬断在喉咙里,变成好听的呻吟,但那还不够,他向下退,手掌沿着他的身侧,点起一丛丛的火。

苏星柏朝他挺起腰,把自己送进他的口腔,在他唇舌吞吐间发出他爱听的喉音。

“Gordon,今天我有事要做。”

他还想着工作,向荣像是很不满意,用力的把他咽进嗓子,连同他可怜的残留的那么点理智一起。

“今天我们就在这做,哪里也不去。”

他带着他的味道吻他,苏星柏脸颊通红,被他吻得没了力气。

“好。”

他埋进他身体里的时候,他终于这样回答。

向荣搂紧他,他固执的不肯换个可能让两个人更舒服的姿势,坚持要看着他的表情,苏星柏在这事上从不和他争执,反正他们两个至少在床上总是很和谐。如果能忽略掉双方的工作,忘记义丰和警队,他们在其他方面也不能更配了。

也许昨晚做的太凶,不需要太多的准备工作他就完全的适应了他,他的身体又热又软,因为他的进入战抖着。向荣压着他的膝弯,他动的太大力,苏星柏的呻吟里夹杂了一声疼痛的声音,他听到了,立刻停了下来。

“腿疼?”

他在他身体里鼓动,也感觉到他收拢双腿圈住他。向荣低头吻他,轻轻舔过他嘴角留下的唾液。

“Gordon,”苏星柏搂着他的背脊,这一场性爱中他照顾取悦自己的想法表现的太过明显刻意,让他不得不生出疑惑,“你怎么了?”

向荣没有回答,他看着他,侧头在他膝盖上咬下去。

“今天你哪里也不要去,”他再次狠狠的占领他的身体和意识,“如果有必要,我会把你和我铐在一起。”

 

***

 

“疏散所有人!快!”

向荣嘶哑的喊,他们跟着和义丰交易的毒贩到了大厦里的仓库,却只看到苏星柏被绑在椅子上,他身上的炸弹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也估计的出杀伤力很大。

“Gordon,我们要等拆弹专家!”

韦世乐拉住他,但向荣甩开他的手臂朝苏星柏冲过去。

“你们留在外面!”

他说着推上了仓库厚重的大门。

“Gordon,我……”

苏星柏的嘴唇干的要命,和他早上离开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好像在沙漠里徒步走了很久,向荣掏出军用匕首小心的挑开炸弹外层覆盖的胶带,计时器无声而顽固的显示着剩余的时间。

 

“向sir,我是拆弹组的Alfred,请给我描述一下炸弹的样子。”

耳机里传来后援的声音,他们到的很快,向荣头上刚刚开始出汗。

他描述了装置的构成,非常仔细,他是个职业警察,经验丰富,应付各种场景都能保持冷静,还有十分钟,应该来得及。

“Gordon,你出去,让他们来,你在外面等我,好不好?”

苏星柏坐的僵硬,他很想伸手替他擦掉额头上的汗,但他不敢抬手。

向荣没回答他,他认真的听着耳机里拆弹专家的讲解,听完才抬起头看着他。

“你下次听我的话好不好?”

苏星柏弯起眼睛笑:

“不好。”

向荣想吻他,像他每次这样说着气人的话的时候那样做。但现在他们中间还有个炸弹,他打算等拆掉之后,真的把他铐起来,塞进车里,扔到家里关上一辈子。

但更大的可能是扔进监狱过一辈子。

义丰坐馆,加上贩毒,如果所有罪名都成立,说不定他下一辈子也要在监狱里过。

但是向荣此时不想考虑那些。

他按照指示拧下螺丝,他的动作很小心,而且他做的很好,很完美,完全没有碰到不该碰到的地方。他在Alfred说的地方寻找引爆装置,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Alfred,那里什么都没有。”

他蹲在他身前皱着眉头,苏星柏动了动手指,碰到他的手臂。

这个回答大概也出乎拆弹组的意料,按照他的描述,引爆装置就应该在那。

时间又过去两分钟,向荣头上的汗细密的冒出来,沿着眉骨往下淌。

“我能不能直接割断背心去掉炸弹?”

还有四分钟,向荣无法从炸弹装置上找到引爆器,他的手没有抖,但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跳的厉害。

“如果引爆装置不在炸弹本身也有可能在背心的织物纤维里,向sir,我们不能确定……”

“那告诉我怎么能拆掉这东西!”

向荣知道这时候发脾气不对,但那个人是苏星柏,不只是义丰坐馆,或者任何人。

“……向sir,你要找到引爆装置。”

 

“Gordon,你也走吧。”

苏星柏看着他,三分钟,足够他们也撤离到安全的地方了。

向荣没说话,他挽起袖子,在腰上擦了擦掌心的汗,重新在他身前跪下,盯着那个炸弹看。

“你这样子简直帅爆了。”

苏星柏笑嘻嘻的说,向荣抬起头,无可奈何。

“你能不能闭嘴。”

还有时间,他不会放弃的,不可能找不到引爆器。

“你不奇怪会在这里看到我吗?”

“这些问题等我们活着出去再问行吗?”

向荣不想回答他,但是这个炸弹该放引爆器的地方空空的,连根线都没有,简直是见鬼了。

“我怕我们出不去了……”

苏星柏的声音低了一点,向荣停下来,抬头看着他。

“Gordon,就算出去了,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吗?”

不知道为什么,向荣突然发现自己连他的问题都回答不了。

还有六十秒,那数字固执的变少,而引爆器的影子也找不到。

耳机里传来后援和长官的命令,他们让他撤离,迅速撤离,他们喊的声嘶,苏星柏都能听到。

“走吧,Gordon,我死了是应该的。”

他笑着说。

向荣抱紧他,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心脏的位置。

“Michael不要怕,”他一字字的说,“不要怕。”

他在他怀里发抖,他感觉的到。他也感觉到他一点点的镇定下来。

“我不怕,他们没胆子做掉我,我是义丰Co哥,不是跛Co,他们没胆子……”

耳机里的命令声音更大,大sir也到了现场,命令他立刻撤出来。

向荣扯掉耳机扔的远远的。

“如果这次不死……”

他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明亮的就和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

“……我们……”

高热和白光瞬间把一切未出口的话焚烧成灰烬。

 

*** 

 

向荣在床上惊醒,苏星柏赤裸着身子刚从他身边坐起,正要下床,听到他好像醒了,转头在他嘴上飞快的亲了一下。

“早。”

他站起来去洗漱,浴室里的水哗哗的响起,向荣躺在床上没有动。

“要不要和我一起洗?”

苏星柏从浴室露出半个脑袋,上面还有洗发水的泡沫。

向荣猛地坐起来。

 

这一切他经历过一次,那一次里他进了浴室,他们在浴室里亲吻,苏星柏跪在他身前帮他解决早晨精神抖擞的欲望,还笑他今天好容易就缴枪。

这也许是个梦,向荣想,或者是个过于真实的即视感。他光着脚走进浴室,苏星柏满嘴牙膏扑过来吻他。

和他记忆中的一样。

他跪在他身前吸他的时候向荣恍惚的抬起头,让水流过脸颊,他闭上眼睛,射在他嘴里。

“你今天好容易就缴枪,”苏星柏站起来,蹭着他的鼻尖,“是不是昨晚做的太累?”

向荣的背脊竖起一层汗毛,明明温热的水瞬间变得冰冷刺骨。

“你今天要去哪里?”

他抓着他的胳膊问,力气太大,苏星柏皱了眉。

“疼,Gordon,”他挣扎了几下,疑惑的说,“你怎么了?”

 

他们分头出门,和之前那次一样,向荣在NB心神不宁,直到听到命令说发现了义丰和毒贩交易。

地点是那幢大厦。

他的心彻底沉下去。

 

“Michael,不要怕。”

在爆炸前他搂紧他。

 

*** 

 

向荣找不到引爆器,也无法阻止苏星柏出现在那里,试过多少次他自己都不记得了。每次炫目的白热过后他在他们的床上醒来,一开始他把时间花在查找那个型号的炸弹的结构上,有一次他还问了美国的专家,那边的时间是凌晨四点,被他吵醒的爆破专家修养非常好没有骂人。

“Gordon我想你一定搞错了,”电脑对面的人头发乱糟糟,眉心锁在一起,向荣把那个炸弹的结构图发给了他,见过那么多次,他早就记得清清楚楚,“这个型号的炸弹不可能没有引爆装置,即使是电磁引爆,也需要有个装置,你说的情况我不在现场,完全不能想象。”

向荣看着腕表,离他们发现被绑着炸弹的苏星柏还有半小时,离他们这一天的结束还有四十分钟。他花了一分钟表达感谢,然后切断了通讯。

他又试着阻止苏星柏离开自己,但是他总是能甩掉他的跟踪,即使他让他在自己身下精疲力尽的睡去,也总会有事情让苏星柏在他没看顾他的那一会功夫里,从凌乱的床上消失。

 

第多少次他搂紧他让他不要怕的时候,向荣暴躁的想,如果这是个梦,也该醒了。

或者也许他们在一起这件事本来就是个梦?他突然意识到,一个警察和一个黑社会,怎么可能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地久天长呢?

即使是梦也好,他放弃了寻找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引爆器,只是搂紧他想要的温度。

 

“Michael,不要怕。”

“我不怕。”

 

*** 

 

向荣在床上睁开眼睛,苏星柏打着哈欠坐起来。

“早。”

他低头亲吻他的嘴角,向荣拉住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扯到自己身上。

“你今天是不是要去和哥伦比亚来的人交易?”

他直截了当的问,苏星柏撑着他的胸口爬起来,看着他。

他没有回答,只是眉心聚在一起。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的眼里涌上向荣不熟悉的神色,在过去的那么多次清晨里,他从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如果我要你放弃交易,你会同意吗?”

向荣固执的问,就像电子钟上倒数的时间一样固执。

苏星柏看着他,通常这样的清晨,他看着他的时候眼里总是带着慵懒的笑意。

“不会。”

他回答的毫不犹豫。

向荣看着他,眼神和他手臂上绷紧的肌肉一样渐渐软化。

“好。”

也许这就是他们相处的方式,没有人妥协,没有人放弃,即使结局是死亡。

这个梦可以醒了。

 

但他还是找不到那该死的引爆器!

向荣盯着逐秒减少的时间,颓然的坐在地上。

“Gordon,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添麻烦。”

苏星柏在椅子上对他说,向荣没有抬头,他想不出怎么从这样的噩梦里走出去,或者这并不是梦?而是个专门用来惩罚他的地狱?

“说起来有点好笑,我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我们已经经历了无数次,每一次我们都这样抱着死去……”

苏星柏看不到他的表情,自顾的说。

向荣从地上跳起来。

他知道引爆器在哪里了。

他捡起匕首割开衬衫,那个小小的装置连着他的心脏,胸腔透明内里一览无余,红蓝的线和动脉静脉缠在一起。

“只要你还爱他,这引爆器就停不下来。”

耳机里是谁的声音,向荣觉得熟悉极了。

苏星柏朝他笑。

好像他早就知道。

 

“Gordon,不要怕。”

他朝他伸出手臂。

“我不怕。”

向荣搂紧他。

 

 

*** 

 

苏星柏睁开眼睛,卧室里幽暗一片,窗帘密不透光,床头的时钟上显示着时间,凌晨三点。

身边传来轻微的鼾声,他转动眼珠,微光中看到向荣的侧脸。他轻轻的转身对着他,从他手里抽出手臂环在他腰上。

“不要怕。”

他无声的翕动嘴唇。

不知道是对他,还是对自己说。

 

 

 

 

 

 

 

 

 

 

 

 

 


评论(1)
热度(30)
  1. 时遂之森汉广泳思 转载了此文字
  2. 汉广泳思missloro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对于两个活着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来说死在一起也是HE【现在对HE的要求也是蛮低的…………】,但是这种

© 汉广泳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