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g order

痛恨小妖精…………

穿MM的马甲大人:

为了证明我没有被玄桂这个小妖精迷惑的彻底爬墙……顽强的搞了一点这个……

 @maniacal lore   @汉广泳思 


5.


他开着车子到了渣甸山,还没拐上司徒拔道,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从坡路开下来,向荣不由自主的盯着那辆车,但和每次一样,隔着贴膜的玻璃,什么都看不到。他没有记错车牌,这就是去德叔档口吃饭的那个年轻人坐的车子,他对他的好奇心多的连自己的都觉得莫名,但他是警察,此时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向荣把车停在了那片别墅区外面,下车徒步穿过马路,周麟的房子在靠近山的一侧,身后靠近山景那边还有几栋楼,阿乐说过接收器范围有限,信号应该不会来自更远的地方。路灯温暖明亮,向荣站在灯下,这里是附近监控器的死角,他虽然想拯救那个声音,但更加不愿意为了这可能的犯罪惊扰了华声那边的大鱼。

他站了一会,眼前的别墅都安安静静,除了门廊的灯之外,整栋楼都像没有人居住。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按照他之前的调查,这边的几栋房子的主人都不常在国内。没有搜查令他不能贸然闯进任何一间,向荣突然想到,也许他该和那个年轻人谈谈,如果他住在这里,那么说不定他会给自己提供想知道的消息。

他这样想着,心里轻松了些,开了车原路下山,朝德叔的档口驶去。

 

周日,大sir给他们组放了假。整天扛着案子也对身体不好,有张有弛才是长久发展之道。向荣想正好自己来了毒品调查科还没请大家吃饭,就约了一起去踢足球,顺便晚上打边炉。刘建明带着CIB的同事早早到了球场,向荣也到了,他们在场边热身,刘建明一边高抬腿跳着,突然问:“Gordon,你最近是不是在做私活?”

向荣刚从球衣里伸出头,听他这样说,挑起眉毛:“没有,怎么了?”

刘建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紧张什么,你要是没什么私活,不如帮我做点事?”

向荣推开他:“你少来,我们眼下这个案子有多棘手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哪有心思和精力帮你做事。”

他想了想,看着他问:“而且,你刘总督察还要做私活?补贴家用啊?”

刘建明耸耸肩:“钱嘛,总是赚不够的,再说我和Mary准备结婚,要换房子。”

向荣哦了一声,当警察的那点薪水,听上去挺多,但是和他们接触的那些任何行业其实都没法比,以刘建明的学历能力,随便去个公司当保安经理,年薪也都是七位数的,他们守着这份工作,除了靠正义感和使命感,向荣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什么活?”

他这样问,刘建明知道他就是答应了,笑着说:“明天下班找你啊。”

 

打边炉大概是最适合一帮正经男人聚在一起的方式之一,边吃边谈,牛肉熟了,虾滑熟了,大家的感情也熟了。除了韦世乐,NB里的其他人对向荣来说都算陌生,这一场火锅吃下来,几瓶啤酒进肚子,大家也都彻底熟络了起来。

他知道了志成家里还有个常年住院的老婆,阿鬼正在为孩子上中学烦心,有富挺好,孤家寡人,家里都移民去了澳洲,这小子每天没人管,乐得开心。男人的友谊很有趣,有时候一杯酒,几句牢骚,就这样牢牢的建立了,而一旦建立,就是一辈子的兄弟。

向荣很高兴他多了几个兄弟。

回家的时候他和韦世乐同路,韦世乐有点喝多,他酒量不怎么样,向荣半拖半拽的把他塞进出租车,自己也坐进去。

快要路过德叔档口的时候,他想起那天从半山回来,没遇到那个年轻人,不如今天再去碰碰运气,就让司机在前面停车。

付了钱他把阿乐又拽出来,这小子酒量太差,难得今天酒品还行,醉了只是犯困,头搭在他肩上。向荣笑着骂他:“你这酒量在国外没被卖掉,说明你真挺老实,没怎么参加派对。”

韦世乐好像醒了一样,猛点头:“对啊对啊,我很用心读书。”

向荣几乎是把他拖到德叔的大排档,远远看到那个年轻人刚刚坐下,他一阵开心,就要拖着韦世乐过马路。韦世乐突然大叫着唱起来,向荣吓了一跳。他这一嗓子也惊动了马路对面的人,有几桌见怪不怪,看到是个醉鬼也就不再看过来,而那个年轻人却眯着眼睛,盯着向荣和韦世乐。

那眼神让向荣莫名有点心虚,他并没做什么错事,除非没有禁止韦世乐唱的难听也是错事,隔着马路他看到那个人的眼睛,他好像在笑,又好像根本没在看他们。向荣真想扔掉身边还在大声唱着乱七八糟的歌的韦世乐朝他跑过去,他有太多问题要问他了。

而他突然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不完全和东半山那些别墅有关,向荣有点吃惊。

马路上开来一串跑车,他们的引擎像是雷声怒吼,一辆接一辆从路上驶过,倒是盖过了阿乐的歌声,等到车子全都消失在夜色里,马路清净下来,向荣要扛着韦世乐走过去的时候,他才发现,那个年轻人已经不见了。

他急忙四处寻找,看到他拎着外卖袋子,步履蹒跚的走在那条斜坡上。向荣忙拖着韦世乐过了马路,把他安放在凳子上,韦世乐咚的一声趴在桌上睡了。他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朝那个年轻人追上去。

 

“等等……”

他在下坡的尽头追到了他,向荣开了口,他站住,回头看着他,向荣觉得自己从没如此窘迫,好像心里暗藏的秘密都被那双眼睛看破。

“你,别怕,我是警察。”

他说着要去拿证件,那个年轻人抬手按住了他的胳膊。

“不用,我知道你是警察。”

他歪着头,好像在笑。

向荣愣了一下,手被他按住,僵在身侧,那年轻人收回手,嘴角微微上扬,真的笑了出来:

“德叔叫你阿sir,我听到过的。”

他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道。

向荣才恍然大悟,也笑着说:

“对,我们早就见过。”

那年轻人放下手,站在他对面,因为斜坡的关系,他要仰起头看着向荣,那双眼睛里就因为这个姿势,多了些玩味的意义。

“不知道阿sir叫我,有什么事?”

向荣看得出他在开玩笑,不知怎么,只希望他能一直这样笑下去。

“我叫向荣,你可以叫我Gordon。”

他说完那年轻人只是点点头,并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向荣接着说:

“如果你有时间,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他看到他眼中的玩味更加浓郁,忙解释道:

“别误会,不是搭讪,我,我要问的是公事。”

那年轻人哈哈大笑,向荣开始还有些尴尬,但他笑的那么开心,笑的前仰后合,他看着他,终于跟他一起笑了起来。

笑够了,那年轻人站直身子,他的脸因为方才的大笑染上红晕,一双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笑出了泪来,看起来亮晶晶的。

“你现在就要问吗?”

他看着向荣,向荣抬手看了看表,再抬起头看他,说:

“如果你不急着回去休息,就几个问题。”

那年轻人点点头,说:

“Michael。”

向荣一愣,他又弯了嘴角,说:

“你可以叫我Michael。”

向荣感觉自己的状态有点糟糕,一定是刚刚的酒劲上来了,他脑子晕晕的,但是还记得耳机里听到的那些痛苦的声音。

“好,Michael,我想问你,你是住在司徒拔道那边的别墅区吗?”

Michael像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原本弯着的眼梢瞬间涌上了层层冷意。

“我以为你说是问公事。”

他的声音好像在嘲讽,嘲讽向荣今天到目前为止的所有不得体。

向荣急忙解释:

“是的,你不要误会,因为有件案子发生在那附近,我曾经在那边见到你,所以我想,不知道你能不能……”

他还没说完,Michael朝他抬起了一只手。

“向sir,”他的声音平静冷淡,就好像回答一个普通陌生人的问题,而且没什么兴趣继续,“今天很晚了,我想回去休息。”

向荣看着他,他没有动,就像他是警察,而他是被警察拦住临检的良好市民,等着他放行。

“是很晚了,是的。”向荣回答。

“那我先走了,有问题改天再问吧。”

他说着就要转身,向荣一把拉住了他。

“怎么找你?”

向荣脱口而出,他有点生气,明明是公事的问题,却因为自己的太过紧张,变的真的好像是低劣的搭讪。

Michael又笑了,他眯起眼睛,打量着这个在他面前显得惶惑的警察,向荣知道他在这样想,因为他的心思都写在眼睛里。

他从口袋里掏出笔,抓过向荣的手,在他手心写了一个号码。

“打给我。”

他故意朝他挤了挤眼睛。

向荣站在原地,看他消失在路口的转弯。



TBC


评论
热度(10)
  1. 汉广泳思missloro 转载了此文字
    痛恨小妖精…………

© 汉广泳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