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X狄仁杰】不见长安

答应马甲甲的梗我终于写完一半了!!!!【被打死

原剧:决战玄武门X少年神探狄仁杰

CP:李世民X狄仁杰(其实就是3bo衍生了……)

章一 画堂春


 

即使阎立本的丹青妙笔在后世的传闻里被如何称颂,他也毕竟不是一个出尘风流的闲散之士。

阎立本被任命为主爵郎中的这一年是大兴宫迎来新主人的第二年春天,初登大宝的年轻帝王正在踌躇满志的雄视他的天下臣民,天策上将的震耳荣耀已经留在过去,而大唐的将来正如美好的画卷在他眼前徐徐展开。

所以在阎立本被传召入宫作画时,他尚在暗自揣测新帝是否打算为盛世的初现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怀想。

 

这年的春日和往年也没有什么分别,只是更暖和一些,阎立本快到日华门前时,有捧着布匹器具经过殿北东西横街的宫人让至道边,明晃晃的日光撒下来,被宫人手里装饰华美的铜镜折射出温暖的细碎光芒,仿佛要跳进人的眼里,阎立本便忽然觉得心情极好——这确实是个适合作画的好天气。

李世民在万春殿召见他,阎立本到的时候,见到皇帝只穿着一身常服站在殿前的廊庑下赏花,绯色的海棠繁密的开在枝头,一团一团簇拥在一起,热闹又好看。

李世民长得很像他的母亲,但斜眉入鬓的凌厉更胜先帝,然而此时明媚的春光借着花团锦簇的枝头偷偷爬上了他的眼角,令他看起来并不似平日的威严,平添几分柔和。

阎立本站在他身侧如常请安,皇帝回过身,温和的笑起来:“卿家不必多礼。”

那一树海棠在他身后如艳丽的烟霞云雾,阎立本只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跟在皇帝侧旁往殿内走去。

“昔日朕为秦王时,卿家曾为十八学士作画,诸学士莫不称赞。” 李世民停下脚步,指向大殿中央已摆好的书案,笔墨丹青一应俱全,“今日欲假卿家妙笔,再为朕作一幅画。”

阎立本仍是低着头,“不知陛下想要臣画什么?”

“朕想要你……”御座上缓缓坐下的皇帝沉吟片刻后低声道,“……画一个人。”

阎立本等了许久,也未听到皇帝继续说下,他忍不住追问一句:“陛下要画何人,能否请他出来?”

年轻的帝王却沉默下来,他微微侧过头,脸上显出迷茫的神色,身后巨大的玉石屏风投下阴翳,玉纹在光影下仿佛有着生命,缓缓漾到皇帝的眼中。

“卿家只需照着朕所说的来画便可。”许久后皇帝终于开口。

就算是阎立本,这也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任务。但年轻的皇帝虽然此刻语气温和,却无人不知他性情刚愎,阎立本并没有胆子拒绝。

 

阳光从窗棂间的缝隙洒进来,大殿中央还是冰冷的,而且安静,只有笔尖落在纸上的沙沙声和皇帝偶尔响起的声音。

“义宁元年,先帝自并州起兵前,朕仍在晋阳……”

皇帝声音低沉,仿佛陷入回忆。

 
 

***

 
 

晋阳最近不算太平。

当然,风雨飘摇的隋王朝如今想要找一处太平之地也不容易,只是晋阳格外不一般——剑冢长鸣,乱世将至,这可不是好兆头。

百姓谣传纷纷,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剑冢夜鸣,李代杨兴”。

李世民扮作普通书生,混在茶楼之间,有稚童奔跑着经过,还唱着歌谣。

一旁的随从已经变了脸色,急忙拉住孩童,皱着眉头正要开口呵斥,李世民却挥手止住。

“小兄弟,刚才你唱的那两句,是谁教你的?”

那孩童并不惧怕,像是早有准备,脆生生的答:“刚才有位公子给了我一两银子,教我唱的。”

“哪位公子?”

那个孩童一个转身隔着茶楼中间的院落,遥遥指向二楼,“咯,就是那位公子。”

李世民转过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咦,奇怪,刚才还在那里的。”

二楼临窗的雅座,空无一人。

 
 
 

一弯孤月冷清的挂在天边,云层聚在四周,被月光染上蒙蒙的一层黯淡光芒。

穿过前面的树林便是晋阳剑冢,李世民勒住缰绳,身后随从点起火炬,只见前方树林繁枝交错,一片漆黑,似乎连月光不能洒进一分一毫,无不透着一股子阴森诡谲的气息。

“二公子,传说这封剑之地往往有死于剑下的阴魂不散,怨气过盛,实是不宜夜间来探,不如明日白天再来查看。”

李世民只笑了笑:“剑冢既是在夜间长鸣,自当夜间来探。我倒想看看当真是有此异象,还是——有人装神弄鬼,刻意而为。”

“二公子……”随从还欲再劝,忽然之间却听得前方传来低沉嗡鸣之声,时断时续,正是剑冢方向传来。

李世民侧耳细听,沉吟片刻后道,“我前去查看,你们在此等候便可。”

“不可,传言虽不可信,但是否真有凶险亦未可知,二公子还是小心为上,让我们……”

“诶——不过区区剑冢,能有什么凶险,何况你们在此处,若当真有事,也好接应。”李世民不以为然。

李家二公子自恃武艺过人,向来胆大,随从虽不放心,却也不敢抗命。

 

李世民策马穿过树林,月光被枝叶挡住,他手中的火炬发出些微亮光,也只能照亮方寸之地。四周一片死寂,连虫鸣都未曾听到,只有马蹄踏在落叶断枝上咯咯的响声。

胯下的黑马仿佛也有些不安,焦躁的喷着鼻息。马的肩颈处肌肉轻微的抖动着,李世民伸手安抚的拍了拍,手心便立时沾了湿漉漉的汗意。

距离剑冢越近,寒意也越重,树木渐稀,一条破旧的青石板石阶出现在眼前。

石阶的尽头是高耸嶙峋的剑冢,而此时剑冢前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身量颇高,黑色的帽冠压得极低,一身白色长衫书生打扮,负手而立。

看起来是个年轻的男人,只不过此情此景下,总透着那么一丝的……诡异。

李世民还未下马,那人便似乎已听到马蹄声,回过身来。

隔着数十步台阶,李世民目力虽好,却也难在暗夜里辨认对方样貌。

“你是何人?为何深夜来此?”

李世民坐在马上,朗声问道。

那书生仿佛愣了片刻,旋而长揖:“在下狄仁杰,误入此处,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我……”李世民顿了顿,“在下文庭远。”

 
 
 

***

 
 
 

一片浓墨中,唯有月光如练,白衣青年微微仰头,不知在看什么。

他嘴角的一抹笑意温柔至极,或许只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在对月怀思罢了。

阎立本搁下手中的笔,离案躬身道:“陛下,臣已绘完。”

御座上的皇帝缓缓起身,走近。

阎立本退让到一旁,低头忐忑的等待着皇帝的评价。

良久无声,空气仿佛凝固一般,阎立本几乎以为皇帝不满于他的画作,险些就要跪下请罪。

皇帝却在这时伸出手,抚过画卷边缘。

阎立本大着胆子微微抬起头,却吃了一惊。

他从未见过这位杀伐果决的年轻帝王脸上出现过这样温柔的神情。

皇帝的指尖轻微的颤抖着划过画中青年的眉眼,意态怅然。他像是在看着画,又像是透过这幅画,看到千山万水以外的某一处。

“卿家果真妙笔。”

许久以后,皇帝终于收回手。

“幸不辱命……”阎立本松了一口气,背后早已沁出汗意,“若无他事,臣请告退。”

皇帝目光仍于墨色上久旋,随意点头而应,“惠通已备下赏赐,你自行去吧。”

阎立本谢过恩赏,退出万春殿。

此刻已过黄昏,隐隐可见天边新月的影子。殿外那一树海棠盛开到极致,晚风吹过,便偶有花瓣落下。

确是难见的美丽。

阎立本的脚步顿了一顿,微微侧过身回头看向深寂大殿。

帝王冷肃的背影仿佛写着不可名状的偏执,他想起刚才他的眼神,如同一抹月光里泛起记忆中最初的光亮。

或许只是幻觉吧,阎立本摇摇头,如是想。

 
 

TBC

 

注:

1、文庭远是决战玄武门中李世民混迹江湖时所用的化名。

2、剑冢夜鸣的梗借用了古剑二剧情五帝之首剑。


评论(2)
热度(18)

© 汉广泳思 | Powered by LOFTER